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开学路上的妹子

开学那天我起了大早,说实在的,我也不怎么睡的着,穿上了和那淡蓝色小裤裤一套的胸罩,哎呀,有点紧说,算了,可能是我不太习惯吧,挑了一件牛仔裤和粉红色无袖背心,看了看镜子,身材比例真是好的没话说,带了一张我的成绩单,就出房门了。  一出房门,就听到电话响,赶紧跑去接。  「偎…请问找哪位?」  「你好..

上班族的公车经历

早上八时十五分,艾玛冲忙赶上最后一班去中环的早上专线巴士,差点儿弄至裙拉裤脱。在上层找到唯一的空位坐下,她的心才在喘息中定下来,幸好赶上最后一班,否则又不知被那个讨厌的肥上司借故留难还是乘机轻薄!  艾玛上次放工时被她的肥上司硬留着说要商讨明天开会的事宜,结果在无人的公司里被他迫在墙角的非礼了超过..

强暴绝色小姨子

“榆少爷,您跟我回去吧!”  “如今陆家无人掌权,等着您主持大局。”  “您是唯一的嫡系继承人了,陆家三百年传承,可不能毁于一旦啊!”  江南市,琉璃街玉器行内,一名衣着华贵的老者弯着腰,对略显寒酸的陆榆恭敬地说道。  这一幕,让店内众人都瞠目结舌。  而陆榆神色淡然,没有理会老者,低头挑选着玉器..